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行情 » 燃料能源 » 正文

中國風電快速布局釋放巨大風電后市場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0-05-18  瀏覽次數:93
 驅車行駛在G30高速甘肅玉門和瓜州段,就像穿行在風車叢中。這里是我國第一個千萬千瓦級風電基地——酒泉風電基地,2014年風電裝機達到865萬千瓦。但是,在這條風景帶上,不時會看到從風機主機漏出的機油,順著塔筒流下來,延伸成長長的油污帶。
 
    “那是齒輪箱漏油了。”北京京城新能源(酒泉)裝備公司技術總監李琳說。“隨著風機投運年限的增加,會有越來越多的風機出現諸如漏油等設備故障,風機運維市場會越來越大。”
 
    我國風電起步于30多年前,但真正快速發展卻是近十年,尤其是“十一五”期間迎來了“井噴式”發展期。這十年來,我國培育了全球最大規模的風電市場。
 
    “風電裝機的快速增長,帶來的必然是設備維護量的大幅增加。”中電投酒泉風電公司總經理許廣生說。“尤其是初期風機制造技術不成熟時生產投入運行的機組,隨著質保期的結束,維護的任務更重。”

    據了解,國內風機在2010年之前以兩年質保、之后以3—5年質保為主。“2006—2010年期間,隨著國內風電產業高速發展大批風機投入運行,這個時期的風機目前大部分走出了質保期。”大唐瓜州北大橋第六風電場場長任哲榮說。
 
    目前酒泉風電基地已裝風機7300余臺,在酒泉從事風機專業維護的京城新能源(酒泉)裝備公司技術總監李琳說,目前風電機組在葉片、齒輪箱、發電機和軸承等關鍵零部件,都發生了問題。被稱為“國內風電第一縣”的瓜州縣裝機已經達到600萬千瓦,共有風機4013臺。瓜州縣能源局局長康付平說,從瓜州風電場的運行情況來看,電機的維修量就很大,有些風機制造商的3兆瓦風機,電機幾乎全部需要更換。齒輪箱的油也需要更換,換一個齒輪油需要4萬元左右,一個134臺風機的風電場,換齒輪箱油就需要400萬至500萬元。
 
    日前舉行的2015中國風電葉片設計制造與運維技術高峰論壇上傳出的消息顯示,2014年末國內應有4700萬千瓦風電裝機容量已滿質保合約,預計在2014年到2016年,國內每年將有1400萬—1800萬千瓦的風機到了質保期,2017年到2018年,年增長規模將達到2600萬千瓦和3000萬千瓦,到2022年將有累計18700萬千瓦的風機質保到期。
 
    目前中國風電裝機容量已達1億千瓦,相當于6.5萬臺左右的風機裝機量,并且這個數字正以每天超過30臺的速度迅速增長。“一個巨大的風機運維市場在逐漸顯現。”敦煌海裝風電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余源說。
 
    彭博新能源財經針對中國風電運行和維護市場的研究報告顯示,在2015年至2022年間,中國風場運維費用總計將高達160億美元。
 
    以新換舊和機組退役 市場空間大幅拓寬
 
    新能源業內人士認為,除了風機出質保釋放運維市場外,隨著優質風資源的日趨減少,為了更高效利用有限的好風區,風機以新換舊將成為必然。另外,隨著風機20年使用年限的臨近,國內還將會出現大批的退役機組。這意味著整機提供商在競爭激烈的新增裝機市場中還有新的增長點。
 
    “十三五”末,我國風電裝機將達到2億千瓦以上,一些風電場的管理人員分析,我國一些風電場在一定的時候,必然進行風機的以新換舊,以大功率的機組替代一些技術過時的小功率機組。
 
    據了解,我國一些地方還在使用300千瓦、700千瓦的小機組,這些機組會逐漸被大功率的機組如3兆瓦、5兆瓦的機組所取代。北京時代瓜州頂松機械設備制造公司總經理潘燕明認為,當機組更新換代時,新能源裝備制造業的市場就很廣闊了。
 
    另外,我國風電產業已有個別項目面臨機組退役問題。敦煌海裝風電設備公司總經理余源說,隨著服役時間的增長,老化的風機出現墜落、折斷等重大事故的幾率正在增大,其發電量已經開始下降,設備技術性能也已不能滿足電網的要求,維護和保養成本大大增加。從安全角度考慮,達到和超過服役年限的風電機組應該按計劃退役。

    據了解,新疆達坂城一期風電等少數項目達到使用年限,面臨退役處置問題。記者了解到,對于退役風電機組,必須進行無害化處理和資源再利用。業內介紹,目前有兩種處置方式,一是將退役風機拆解,按材料成分分類進行回收再利用;二是進行翻新處理,再次投入使用或者做備件使用。
 
    記者在一些企業采訪時,技術人員反映,我國的風機翻新幾乎是空白,相關的材料回收利用產業也不完善。“這主要是目前我國絕大部分風電機組尚屬于正常服役期,機組退役問題尚不突出。”北京京城新能源(酒泉)裝備公司技術總監李琳說。“但是這一問題遲早會出現,未雨綢繆的裝備制造企業將會得到極大的發展。”
 
    三種方式的運維格局 短期不會改變

    綜合記者在十余家風電場和裝備制造企業的采訪可以看出,從目前現狀來看,國內新能源設備運維,基本上是三種方式:開發商、整機商和第三方獨立運維團隊,這種運維格局短期不會改變。
 
    采訪中,風電場和裝備制造企業的技術人員認為,三方各有其優劣性:
    一是開發商自主運維。在風電機組出質保期后,風電開發商負責風電機組的運維工作。在“國內風電第一縣”甘肅瓜州縣,600多萬千瓦的風電裝機、4013臺風機,絕大部分是風電場自己運維。
 
    大唐瓜州北大橋第六風電場場長任哲榮說,大唐集團內部就有檢修公司,一些小的問題就自己解決了。采訪中,多個風電場表示,自己有專門的檢修人員,有利于企業熟悉設備,保障設備的運行,同時也能夠合理控制成本。瓜州能源局局長康付平說,風電開發商多年的裝機和運營經驗,為自身運維團隊的發展打下了基礎。
 
    二是委托制造商運維。據了解,風機質保期內的維護,是風機制造商在負責。出質保后,由于制造商技術實力強,能夠保障設備的運行,有的開發商就與制造商簽訂運維合同,由制造商負責風電場的運維工作。“這種方式往往成本較高。”玉門市能源局副局長楊召軍說。“制造商在技術上也不夠開放,不利于開發商掌握和提高技術。”

    但是,記者了解到,制造商運維團隊目前已成為市場的中堅力量。在酒泉,一些大的主機商紛紛推出運維子公司,為業主提供定制化的運維服務,如北京京城新能源(酒泉)裝備有限公司、敦煌海裝風電設備有限公司等,在制造風機的同時,利用自己的技術優勢,專門成立維修服務中心。
 
    三是第三方運維團隊。在玉門采訪時,不斷有企業來玉門市能源局詢問如何注冊運維公司。玉門市能源局副局長楊召軍說,這都是一些獨立的第三方運維公司,一些開發商與專業的運維公司簽訂運維合同,負責運維工作。記者了解到,這種方式成本相對較低,專業化的管理,有利于風電場的運行,但有的第三方由于對風電機組的了解以及技術實力上比較欠缺,往往不能快速地處理故障,可能對設備造成損害。另外,相較于整機商運維團隊而言,第三方運維經驗分散化。
 
    采訪中,一些風電場的管理和技術人員提醒說,風電場在選擇運維模式時,都要分析運維團隊技術水平、對機型的熟悉程度、相關工作經驗等,這幾方面需要綜合考評。

特別提示:本信息由相關企業自行提供,真實性未證實,僅供參考。請謹慎采用,風險自負。


[ 行情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相關行情
推薦行情
點擊排行
 
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试图